游戏之家 > 资讯频道 > 中国游戏厂商只会抄袭和炒IP?我们需要自己的“头号玩家”

中国游戏厂商只会抄袭和炒IP?我们需要自己的“头号玩家”

时间:2018-04-16 20:04:53     编辑:

  ▲丁磊


  导读

  丁磊大概是不怎么喜欢玩游戏的,这不是他的错,但却是中国游戏产业的不幸。

  文|新浪科技 苗钟毓

  丁磊大概是不怎么喜欢玩游戏的,这不是他的错,但却是中国游戏产业的不幸。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丁磊将任天堂称为“民间高手”,并表示希望通过投资的方式与任天堂展开合作。

  ▲马里奥是任天堂旗下最为知名的游戏形象之一

  丁磊说:“毕竟一个公司的创意是有限的,我们已经做到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手机游戏开发厂商了。但是必须要承认高手在民间,还有很多国家的工作做得非常优秀。比如日本任天堂等,我们非常希望以投资的方式和他们结盟,共同来开发产品。”

  这段发言引发了游戏爱好者们的群嘲,他们纷纷吐槽丁磊的自满与缺乏常识——尽管网易确实是中国最负盛名的游戏公司之一,但和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开发电视游戏、占据全球游戏市场22%份额的的任天堂比起来,不论作品的影响力还是公司的品牌价值,都要略逊一筹。

  ▲任天堂FC主机是世界上最为成功的游戏主机之一

  此外,网易的市值也低于任天堂,截至发文,任天堂市值474.40亿美元,而网易的市值则为372.18亿美元——谁投资谁还不一定呢。

  丁磊的发言不仅冒犯了任天堂的粉丝,也让不少网易游戏的拥趸心生疑惑——作为网易的掌舵人,丁磊对游戏的理解似乎仅仅停留在“账面上”。在与日本经济新闻的整个对话中,丁磊提到了市场、收入、投资与IP等诸多方面,但却唯独没有体现出对游戏的热爱。

  ▲网易的《梦幻西游》是不少人的青春回忆,也是国产游戏中的佼佼者

  而在一些真假难辨的坊间段子中,丁磊对于游戏的判断方式更是简单粗暴:

  “在网易做游戏,一个游戏一年赚4个亿可以留下来,5个亿刚合格,6个亿可以表扬。对了,今年我刚给XX团队发了X个亿的奖金。”

  丁磊的言论让网易的“情怀”蒙上了一层灰尘,但网易游戏的烦心事并不只有这一遭。近期的一系列抄袭与盗用风波,已经让网易游戏的品牌与口碑走在了危机边缘。

  《第五人格》陷抄袭、盗用风波,

  “先上车后补票”成网易标准操作?

  《第五人格》是网易今年4月2日推出的一款生存游戏。《第五人格》开局表现不错,预约玩家突破600万,发布首日即登顶App Store。

  然而,许多玩家很快发现,《第五人格》在核心玩法上和去年火爆直播平台的求生类游戏《黎明杀机》几乎一致,美术设计则酷似电影《鬼妈妈》,部分原画也与《克苏鲁的呼唤》构图神似。

  不少核心玩家对此表示愤怒,认为网易涉嫌抄袭。

  ▲网易《第五人格》美术设计被指借鉴电影《鬼妈妈》

  面对汹涌的舆情,4月7日,网易第五人格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已与《黎明杀机》的制作方Behaviour公司达成合作。“Behaviour公司旗下两位知名制作人Mathieu Cote及中国区管理Alex Lin将在未来以玩法顾问的身份,在我们制作《第五人格》并使其更加全球化的过程中提供建议。”

  ▲《黎明杀机》官微回应

  4月10日,黎明杀机的官方微博“DBD_CN”也发文回应此事,DBD_CN指出,网易并未获得《黎明杀机》品牌授权,“但因未来我方将成为其玩法顾问,我方在游戏公测前允许《第五人格》使用《黎明杀机》的玩法。而我方会在未来为其提供建议,帮助其更好的进行全球化”。

  不少网友将网易此举戏称为“先上车后补票”。更加令人尴尬的是,这边刚刚补完票,另一边“逃票”又被网友抓包。

  ▲网友“夹心-山楂”的微博截图

  4月6日,微博名为“夹心-山楂”的网友发文称,自己于去年夏天参加网易入职测试,但并未获得录取。然而,《第五人格》上线后,这位网友惊讶的发现,自己入职测试时的作品,被用在了游戏中,而网易并未通知自己。4月7日,网易向“夹心-山楂”道歉,表示将支付相应的补偿,并在游戏中标明外部设计者的名称。

  “先上车后补票”似乎成了网易游戏的标准操作。

  迷信“IP”与广告的中国游戏厂商,或将遭遇挫折

  尽管网易最终获得了相关方面的谅解,但在我看来,这一系列事件反映出的是网易对于游戏作品所抱有的过度的实用主义——什么类型的游戏火我就做什么;什么样的画风讨喜我就用什么;甚至,只要对我有用,不管作者是否知情,我都可以先用上再说。

  这种过度的实用主义倾向广泛存在于中国的游戏厂商之间。

  “IP”与广告被游戏厂商视为无往不利的“作弊道具”,而游戏的质量与对游戏模式的创新都成了可以牺牲的“炮灰”。

  ▲《贪玩蓝月》的魔性广告

  事实上,对“IP”与广告的迷信已经让中国的游戏厂商尝到了挫折的滋味。

  爱奇艺运营的手游《花千骨》因侵权《太极熊猫》而被判处赔偿3000万元;而凭借洗脑的广告与“回收装备”的玩法流毒一时的《贪玩蓝月》也最终遭到了文化部门的点名查处与人民日报的点名批评。

  ▲《E.T.外星人》滞销的卡带最终被雅达利埋进了沙漠,图为“考古”发掘现场出土的卡带

  因为追逐经济利益而忽视了对游戏品质管控的不止如今的中国厂商,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游戏厂商就曾因为过度追求游戏的数量而忽视了对游戏质量的管理,并最终诱发了整个美国游戏市场的崩溃,史称“雅达利大崩溃”。

  雅达利曾是上个世纪最为强大的游戏厂商之一。然而,由于过度迷信IP与广告的力量,雅达利斥资2500万美元购买了当年大热电影《ET》的版权,推出了被称为游戏史上最糟糕游戏的《E.T.外星人》。这款粗制滥造的“大IP”游戏市场反馈惨淡,并最终导致了雅达利在家用机市场上的全面溃败。

  雅达利的溃败导致了美国游戏市场全面转冷,并且让任天堂取代雅达利成为全球家用机市场的霸主。

  中国游戏产业需要“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在中国引发了观影狂潮,但令人遗憾的是,这部游戏题材的电影中却几乎找不到什么中国元素。

  这并不能怪斯皮尔伯格偏心,中国游戏产业确实尚未诞生一个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文化符号。

  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游戏市场,毫无疑问是一个游戏大国,但我们距离美国、日本、法国这样的游戏强国仍有距离。

  技术与美工的差距可以靠资本的力量填平,但游戏文化的培养,却需要时间的积淀与多方的努力。

  除了游戏厂商,玩家同样是推动中国游戏发展的重要力量。

  ▲“核心玩家”与“网瘾少年”之间隔了一个杨永信

  受到历史因素的影响,尽管中国拥有数量庞大的玩家人群,但其中的“核心玩家”无论数量还是影响力都要弱于美日这样的老牌游戏大国。

  “核心玩家”指的是那些懂得鉴别游戏好坏,追求真实游戏乐趣的玩家。他们是塑造一个国家游戏文化的中坚力量。就像电影《头号玩家》所讲的那样,只有真正热爱游戏的人,才有资格成为游戏的“主人”。

  只有当玩家与游戏厂商彼此促进、互相监督,形成良性的互动,中国才能变成真正的游戏强国。

分享到: